看看厦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回复: 0

《我是歌手》第四季韩国无名歌手黄致列走红 翻红有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12 00: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尽管截至目前,《我是歌手》第四季无论从收视率还是社交网络的刷屏力度,与前几季相比,都有了一定的滑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2016年一季度的周五晚间,《我是歌手》仍然统治了收视率榜单。
黄致列生活照
  本季歌手中,首先脱颖而出吸引眼球的是一位韩国歌手,高颜值加韩国标准苦情歌手,黄致列成为第四季第一位走红的歌手。记者发现,在韩国难觅生计的二三线歌手,中国成了他们翻红的阵地。
歌手现象跨国镀金中国综艺成推手
  《我是歌手》第四季开播至今,黄致列知名度大涨,网络搜索量和新闻的曝光量都倍增。在最新的百度指数等多个榜单之中,他和李玟成为第四季首发歌手中,唯二可以稳定占据明星热度榜前五十的歌手。
  在登陆中国的《我是歌手》前,黄致列仅通过韩国《看见你的声音》的录制在韩国小有名气,但从1月9日在中国开通微博到现在,黄致列在20天的时间里已经收获了190万的粉丝,这一数字比他在海外多个社交网站的粉丝量都要大。他第一个代言,也是因为《我是歌手》走红之后,被厂商相中签下的。可以说,韩国标准苦情歌手的唱功加上本身不错的颜值,让黄致列得以在中国脱颖而出,成为第四季“歌手”的当红炸子鸡。
市场走俏商演价格倍增
  随着知名度和曝光量的增加,记者了解到,韩国歌手通过中国综艺节目翻红后,带来了他们商演的走俏。
  据了解,目前黄致列在国内商演报价已经被炒到了40万元以上。目前,他的商演邀约已经排到6月以后。
  与黄致列今年的走红轨迹类似的是,去年曾在《我是歌手》第三季以补位歌手身份登台的郑淳元,也依靠着《我是歌手》节目所积攒的名气,成为当下商演市场的热门人物。
  据了解,郑淳元这一年在中国市场的掘金量,远超他在韩国的收入。有韩国媒体报道称,郑淳元一年的收入成功偿还了他之前在韩国从事音乐事业所欠下的债务。
  一位演出商告诉记者,韩国歌手在演出市场中十分走俏,郑淳元只要依靠着《来自星星的你》的主题曲《My Destiny》、《面包王金卓求》的主题曲《那个人》,以及《冬季恋歌》的主题歌《从开始到现在》,就可以横扫演出市场。“这几首歌曲在中国热度不错,而且他们的演唱也完全没有问题,所以感动现场让观众值回票价就足够。”
  随着黄致列人气的升高,这位演出商认为:“估计这一季比赛结束,黄致列单场60万元的身价肯定能够拿到。”
对话黄致列 背井离乡熬出“苦海”
  作为韩国实力唱将的代表,黄致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显有一丝狠意,他表示他一直为梦想和舞台在做准备,无论多么虚幻,他都很珍惜,要一直走下去。
  记者:第一场竞演唱的《那个人》是纯韩文演绎的,你有没有担心过接受度?
  黄致列:其实我还蛮担心的,因为虽然大家都说音乐没有国界,但是毕竟是韩文,在理解上会有一些问题。
  所以我想的是,带着真诚和感动,去打动观众,用声音去表达内心,让大家产生共鸣。
  记者:上一季郑淳元在后期加入大量的中文歌曲,你也会效仿吗?
  黄致列:我也会,从纯韩文一点点增加,融合进去。
  记者:从之前默默无闻,到现在走红,有没有觉得煎熬?
  黄致列:在我去首尔之前,父亲病重,胃癌。那时候,我有两条路选择,一条路是留在家里,一条路是为自己的梦想去努力。
  当时,我和父亲约定只要一年时间,如果一年之内我没有任何的结果,我就回来。
  那一年的11月份,我开始准备录歌,12月的时候就准备了《苦海》那首歌的OST。本以为出了这首歌很快就可以成名,有机会了,但是签约公司却出了意外。
  我马上就面临了生计问题,其实在来中国之前,我一直在从事音乐教学工作,能赚一点是一点。
  我一直在为这个梦想、为这个舞台做准备。就如同《苦海》对我很重要,我会在很珍贵的时间节点去演唱。
市场追根
韩国音乐市场萎靡 实力歌手难觅生机
  种种迹象表明,韩国音乐市场的萎缩,成为众多歌手外出谋出路的根源。
  韩国著名娱乐评论人黄幼美告诉记者,去年整年韩国音乐流媒体市场的总盘口约为4.06亿美元,这一数据与韩国音乐产业通过海外市场获得的收益几乎持平。
  整体产业的不景气,让处于行业生存链底层的韩国实力歌手,成为最大牺牲品。据黄幼美透露,在韩国音乐市场中,能够吸引粉丝的偶像团体永远位居前列,实力派唱将则是韩国音乐公司最不看重的存在。
  据了解,尽管从2011年开始,韩国版《我是歌手》、《了不起的名曲》、《蒙面歌王》、《看见你的声音》等一系列歌唱节目的出现,给了这些实力派唱将发光的舞台,但是除了名气稍长,实际收益依然很低。
  韩国KBS电视台综艺局次长、韩国知名制作人全镇学告诉记者,韩国单期节目的制作费十分可怜。“在韩国,单期节目制作费超过50万元人民币的节目是十分昂贵的,就连早期的《爸爸我们去哪里?》单期制作费也只有不到30万元人民币。因此歌手参加节目的酬劳有限,再加上服装、编曲、特别演奏等诸多费用,他们单期节目的收入,只有数千元人民币。”
  韩国的商演空间也不大。黄幼美介绍说,“韩国的演出行业本来盘口就很小,如果这些实力派歌手无法加入音乐剧的常驻演出,他们的生活状况,可能连韩国普通的工薪阶层都不如。像之前黄致列住在阁楼顶楼,没有钱去健身房,只能在屋顶健身。”
  虽然中国掘金路目前看来还算火爆,但是制作人全镇学表达了这样的担忧,“这些韩国实力派唱将,也只能依靠着《我是歌手》节目的镀金才能走红,但这毕竟是一个中国节目,一季度最多也就能来一个韩国歌手。如果节目没有了,或者收视差强人意,他们更是前景堪虞。”(文/记者 许思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看看厦门 |网站地图

GMT+8, 2024-3-1 09:41 , Processed in 0.1708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