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厦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回复: 0

刺客信条:大革命谋杀之谜攻略(下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2 08: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刺客信条:大革命》谋杀之谜任务怎么做?有很多的玩家都想要知道。之前小编已经为各位玩家带来了谋杀之谜攻略的上篇和中篇,今天小编将会给各位玩家带来谋杀之谜下篇攻略,一起来了解下吧。
谋杀之谜11.政治实体
饭厅(麦克家二层)-线索:共7处
麦克尸体:(饭厅扑倒在饭桌的男子)麦克·安纳贝尔,三十岁的男性,倒卧在餐桌上,从他嘴边滴下的血迹可以知道他发生了内出血的情况。

杰拉德阁下妻子杰拉德夫人:(西北角窗户边上的女子)她是杰拉德的妻子(携眷),她充满期待来到众所周知最受欢迎的安纳贝尔夫妇的餐宴。

玛德琳·杰拉德:(站在东南角的墙边的男子)玛德琳邀请杰拉德阁下前来安纳贝尔的餐宴,为的就是化解两派人的分歧。可是当麦克喝下一杯酒之后,他就倒下了。

被害者妻子安纳贝尔夫人:(餐桌东北角的妇人)自从她的丈夫投票反对处决国王后,麦克就收到许多死亡威胁,麦克也因此加派贴身保镖。

杰拉德阁下:(餐桌南面窗户前)杰拉德承认自己是麦克的主要政敌,而杰拉德阁下还知道麦克有一位仆人今天无故失踪。

被害者的酒杯:(餐桌上,麦克尸体的右侧)酒杯内还有残余的酒,杯边缘有一圈粉状物,似乎是玻璃粉。

项链:(杰拉德阁下左侧窗户前的地板上)由玻璃珠串成的损坏项链。有一颗玻璃珠似乎遗失了。

办公室(麦克家三层)-线索:共2处
费洋社的信:(办公室的沙发椅上)“朋友,你要小心,我们怀疑山岳派的激进分子建立起与极密会办间的联络,并掌握了邮局的运作。你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费洋社荣誉会员及宪法之友,亚德里安·迪波尔。”

热戴留的字条:(工作桌上)“安纳贝尔议员,子弹打穿您窗户的意外恐怕是最后警告,我相信身为目标的您应该比我更明白,我们不能让您的生命经常暴露于危险之中。您采取的预防措施似乎不太足够,因此其他党派的领袖与我认为,我们必须与山岳派就彼此间的歧见进行沟通。我建议您邀请杰拉德议员夫妇参与我们的每周晚宴,我也会在这次晚宴中出席。这是一场为了澄清误会所作的单纯联谊,晚宴中将不许提及争执话题—奥利弗·热戴。”

厨房(麦克家一层)-线索:共4处
被害者女仆艾莉希亚:(厨房北门处)她告诉亞诺,安德烈把就带来,然后保镖阿曼德就把酒试完接着安德烈将把酒到给每一位用餐者,当用餐者干杯后,麦克便看起来很奇怪接着就死去了。而女仆同样都对突然人间蒸发的仆人安德烈产生了怀疑,她把安德烈的住址告知亞诺。

给艾莉希亚的字条:(厨房桌子上)”艾莉希亚,叫安德烈向玻璃工人定一面新的窗户。“

被害者保镖阿蒙德:(厨房壁炉前)用餐前,阿蒙德就对个人进行过搜身都没有发现毒物,而且在众人用餐前,他都有对所有酒水、食物进行试食,但都没有发现异样。阿蒙德承认自己犯了一个重要的错误,就是没有检查麦克阁下的杯子,因为毒物是事先放在杯子里。

玻璃窗:(厨房北面的窗户)破掉的玻璃窗,上面有一个弹孔。
安德烈的屋子-线索:共3处
酒瓶:(床铺的右侧床头柜上)上面有着粗糙的骷髅头与白骨图案,表示内含剧毒。

安德烈的母亲:(床上的老太)安德烈的母亲身患重病,所以安德烈就替母亲去找药剂师开药。

给安德烈的字条:(床铺左侧堆满书本的柜子上)”安德烈,你要去找蒙马特大道31号的玻璃工人定一面更换用的窗户—艾莉希亚。“

药剂师的店内-线索:共1处
安德烈:(药店的柜台前)安德烈斟酒之后就回到厨房,突然得知母亲病重,所以就马上赶到药店这儿买药。安德烈回想起斟酒前的不寻常时间,就是杰拉德夫人的项链掉了,然后杰拉德阁下亲自在桌子上维修项链。

玻璃工人处-线索:共3处
玻璃工人罗伯特:罗伯特经常为达官贵人打造精致玻璃制品,所以他不喜欢有人跑来打探达官贵人的事情,所以他不会作任何回答。

账目表:(玻璃工艺店中部工具桌上)安纳贝尔议员,更换用的玻璃窗;拉梅斯夫人,大镜子;爱国者,项链的玻璃珠,包含一颗鲁珀特之泪;贝洁特女士,一套玻璃酒杯;雷诺曼女士,水晶球。

玻璃珠:(角落工具桌上)泪滴型的玻璃珠,非常有弹性,而且相当奇特,只要玻璃尾巴断裂,整个玻璃珠就会碎成粉末。

极密会办(芳登广场西面红色宝箱所在建筑的二、三层)-线索:共4处
给特工的字条:(极密会办二层屏风后)花月12号“我们已经让热戴上当,在安纳贝尔家举办了一场晚宴。请执行下一步计划。”

化学家留的字条:(极密会办二层桌面上)花月13号”这个液体非常稳定,可以承受密封玻璃时你能想象的高温。“
下方有另一个潦草的笔记写着:”看来一切都准备就绪,叫常替我们办事的玻璃工人将液体安置妥当吧。“

报告:(极密会办三层的桌案上)花月10号”我们已经让目标开始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一名神射手已经在他家的窗户上开了嗰洞。我们相信他接受这场会议,好让双方冷静下来。在这种情况下,目标会十分脆弱。

宝箱内的证据:(极密会办三层的宝箱内)需要使用盗窃Lv.3才能解锁。

结案陈词
仆人安德烈有病倒的老母亲以及玻璃工艺店的账目表作为证据,可以证实他斟酒之后的确是去玻璃工艺店和药店。
在玻璃工艺店的账目表当中可以了解得到一个属于极密会办的一名成员要求工人加工玻璃珠项链(在它上面增加一颗鲁珀特之泪,鲁珀特之泪相当于是一个小容器)。
这条玻璃珠项链与杰拉德夫人的玻璃珠项链相吻合,所以第二个嫌疑人应该就是杰拉德夫人(她是帮凶)。
可是安德烈的证词当中,得知当时取下玻璃珠项链的鲁珀特之泪给安纳贝尔阁下的杯子下药的是杰拉德阁下,所以真凶应该是杰拉德阁下。
最后要讲一下“极密会办”,游戏翻译可能有误,但是其地理位置没有在任何一个证据当中有提示,所以并不是BUG,“极密会办”的位置相当于是额外的线索,里面基本就是记录了作案的手法。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杰拉德阁下等一众党派都赞成国王被处决,而安纳贝尔阁下主张不杀,所以就产生了矛盾。极密会办首先命人打破安纳贝尔阁下的窗户,并且寄送一封威胁信,要求安纳贝尔阁下与其他派系的人共享晚宴。
然后杰拉德夫人假装打烂玻璃珠项链,然后杰拉德阁下将鲁珀特之泪捏碎,碎成粉末的鲁珀特之泪就是毒物,然后将毒物投放安纳贝尔阁下的杯子中,将安纳贝尔阁下毒死。
真凶:杰拉德阁下


谋杀之谜12.妓院里的尸体
妓院(二层)-线索:共7处
女性尸体:(房间的床上)一位年轻女性的尸体,生前曾被残暴鞭打,双手遭到捆绑,全身满是伤痕。

绳子与封口物:(蜡烛台前的地板)一条短绳以及满是唾液的封口物,全都沾上了血迹。

日记:(床铺右侧的蜡烛台上)看起来像是唐纳蒂德侯爵的私人日记。内容充满了详细而令人不安的性暴力情节,以及包罗万象的哲学思考。

被害者朋友米舍利娜:(窗台前)死者名叫苏珊娜,她曾是唐纳蒂德侯爵的宠儿,可是在米舍利娜眼中,唐纳蒂德就没有善待过苏珊娜,可是唐纳蒂德付非常多的钱,进行绳子、鞭子等的虐待服务。

安娜:(房间门口位置)出事当天,安娜并没有看到唐纳蒂德侯爵出现,也说不准唐纳蒂德到底有没有在当天出现,不过她记得出事的晚上有两个人在门外,只有其中一人进入到苏珊娜的房间。

尖状物和吊钩:(左侧的窗户前)满是鲜血的工具,锋利程度足以刺穿人体。

皮鞭:(右侧的窗户前的桌子上)一条长皮鞭,尾端有着斑斑血迹。手把部分有制作者的标记:伊谷杜庞索街7号。

皮革店-线索:共2处
送货单:(南面的工具桌上)乐可利:圣马丁大道44号。

皮革工人让·马克:(皮革店的东门门口位置)他认出了这个皮鞭是他为唐纳蒂德侯爵制作的,唐纳蒂德所有的情趣玩意都是这名皮革工人卖给唐纳蒂德的。不过很奇怪,最近有一个学生也来都到皮革店内指定购买全部唐纳蒂德的情趣玩具。

学生住的小屋(顶层)-线索:共2处
学生昆丁·乐可利:(顶层通往屋顶的爬梯旁)昆丁从唐纳蒂德那儿听说过苏珊娜,可是没有一面之缘,他似乎不知道苏珊娜已经死了,还打算跟苏珊娜玩点刺激的花招。他回忆起出事那晚,他当时很紧张喝了几瓶葡萄酒就离开了妓院。
在他离开时,在暗处听到有两个人的对话。其中一人说:“事成之后到田园圣尼古拉斯教堂外的院子来找我,我会付钱给你。”

书籍《索多玛120天》:(两张床垫的中间)由唐纳蒂德侯爵所撰写、恶名昭彰的书籍,叙述4名自由思想家与男女皆有的许多受害者一同关在城堡时,他们作出的邪恶暴行。某些暴行叙述被划了底线加以强调。

聚会地点-线索:共1处
流浪汉艾蒂安:(田园圣尼古拉斯教堂外的院子的一角)他昨天深夜看见有几个人在这里碰面,艾蒂安目睹的其中一人穿着非常华丽,另一个应该仆人,因为艾蒂安无意听见那名仆人叫华丽服饰的人做“侯爵”,然后他们就走进前方的建筑内。

屋子(二层)-线索:共2处
神秘的信件:(桌子上)你干得太好了,能找人取得唐纳蒂德侯爵的私人物品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接下来你绝对不要自己去执行杀人任务。我们必须避免委员会对我们产生怀疑。就让那个可怜的傻瓜来做吧,信里已经附上50法镑,这是给那个傻瓜的高额赏金。当一切都完成后,唐纳蒂德侯爵就得在牢里腐朽;就像众多贵族逝去一样,他对市民造成的伤风败俗影响也会因此而消失殆尽—LA·圣贾斯特

剪贴薄:(床铺上)内容收集了毁谤唐纳蒂德侯爵的新闻文章,包括他在亚捷、马赛及拉克斯特闹出的笑话。

唐纳蒂德的别墅-线索:共3处
导读:此处其实有标记在地图上,可是被“地标”所遮挡住,它的位置是在贫民窟东面的地标处。
仆人:(床铺旁边)仆人不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因为他非常享受昨晚春宵一刻。而他的主人财物丢失,仆人都归咎于是唐纳蒂德太粗心而导致。

唐纳蒂德侯爵:(东北角的屏风前)唐纳蒂德轻佻地否认杀害苏珊娜,他声称他的仆人会证明他不在场。唐纳蒂德还告诉亞诺,前几天有一名非常崇拜他的学生,唐纳蒂德就建议那名学生去找苏珊娜。

给仆人的信:(罗马柱附近的地板上)“我会到那里跟你碰面并把你应得的酬劳给你,就如同我们之前讨论的,你的酬劳是50法磅。”

结案陈词
从虐待的道具我们追踪到学生昆丁,而昆丁的不在场证明也得到流浪汉的证实,因为昆丁偷听到两人的对话,而这两人的确也出现在田园圣尼古拉斯教堂外的院子。
正好流浪汉艾蒂安也指出两个神秘人其中一人的住处,在那里发现一封信,信中提到策划这件事是由他们(神秘人)密谋的,目的就是要贼赃嫁祸于唐纳蒂德侯爵,而他们不会亲自下手,而是要找第三个人下手(他们形容那人是愚蠢之极的)。
调查看似再无进展,那么就可以试一下去唐纳蒂德的别墅跟他了解一下。他的仆人承认自己昨晚有去过妓院,而且在唐纳蒂德的别墅地板上发现了一封字条,上面所写的金额与杀人的酬劳50法磅是一致的。
其实从理据方面来看,凶手定是容易受教唆之人,而且为了50法磅就折腰的人。那么剩余的疑犯唐纳蒂德和仆人,明显就是仆人的智商较为低下,所以就是仆人是凶手。
仆人经常受到唐纳蒂德的侮辱,所以他就打算借此机会报复唐纳蒂德。其实这宗案还没有揪出两名幕后黑手的。
真凶:唐纳蒂德侯爵的仆人


谋杀之谜13.有争论的骨骸
河岸-线索:共6处
肮脏的麻布袋:(河边)在袋子里有许多骨骸,包括一颗镶有金牙的头骨。

维持河边秩序的国民军:(河提与一排木桶边)他记得附近的瘸腿的狗酒馆的酒保就镶有金牙,他怀疑死者是那个酒保。

渔夫:(正对着麻袋的男子)渔夫最先在泥地发现了那个袋子,他知道有金牙的人不止酒保,还有一位父亲,那位父亲与女儿住在拉维瑞雷街5号。

酒馆-线索:共1处
镶金牙的酒保:(吧台后)他从前跟别人打架把其中一颗牙齿给打飞了,然后才镶上这只金牙。

贝菈的屋子-线索:共4处
失踪者女儿贝菈(贝菈屋子二层):(东南面窗户前)最近她父亲失踪了,她睡不好也吃不下,她父亲的特征就是非常魁梧,镶有金牙,平时虽然很严肃,但是非常疼惜贝菈。

苏格兰贸易商杰米·麦克阿瑟(二层):(北面窗户前)杰米知道贝菈的父亲三天前出门买东西就一直没有回家,贝菈的祖母总会写好一份清单让贝菈父亲出去购物。

失踪者母亲(贝菈屋子三层):(三层铺满尘埃的桌子前)她认为自己的孙女贝菈非常乖。另外因为自己年老无法跑腿,所以什么东西都是指望贝菈的父亲出门购买,她一般都会把购买的东西都写在清单上。

杰米写的信(贝菈屋子三层):“…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我的每一缕呼吸都为了你而叹息。无论面对多少险阻,我永远都属于你…”上面的回信地址是:杰米·麦克阿瑟,贝墩普瓦瑞街。

店铺-线索:共2处
店铺老板:(拉车旁边)他见过一个镶有金牙的人前几天过来购买鞋子和一些杂货。据店铺老板所知,后来那个人去了一间肉铺。他还告诉亞诺,那个镶金牙的人还忘记带走随身的购买清单。

清单:(店铺老板的脚边)“皮鞋、布、刷子-隆巴德街12号的杂货店”下一行是一家肉铺,但地址已经被划掉了,笔迹出自不同人之手“腊肠-制革码头31号的肉铺”

肉铺店-线索:共5处
大麻布袋:(肉铺店右侧)与河岸找到的袋子类似,里面装的是猪骨头。

撞到头而头昏眼花的肉贩:(肉铺前)他被一个操着苏格兰口音的人重重地敲了他的头,那人穿着商人外套还带着三角帽。

肉贩的砖块:(肉铺桌子上)一些切肉刀及使用过的围裙。

有血的桶子:(肉铺店左侧地上)到处都是被切开的器官,有可能是动物的内脏。

小袋子:(有血的桶子后方)装着一双女人的皮鞋、一卷布料,以及一些小东西。

杰米的屋子-线索:共2处
贝菈写给杰米的一系列情书:(床铺旁边的椅子上)“…我真的很爱你,但也因此感到绝望,我的父亲绝对不可能让我们在一起的…”

揉成一团的信:(壁炉前)“离我女儿远一点!别打她的主意。贝菈注定要与更出色的对象交往,绝不可能嫁给一个荒唐可笑的苏格兰人!我不准你再跟她来往。”

结案成词
首先死者的身份当亞诺去到酒馆之后得知酒保还存活,那么死者就只会是贝菈的父亲。
贝菈的父亲在前往商铺之后就失踪了,很有可能就是前往肉铺或者是离开肉铺的路途上遭遇不测。
调查过肉铺之后发现装在贝菈父亲骸骨的麻袋与肉铺麻袋相同,跟肉铺老板了解过之后,得知他当其时被一名苏格兰口音的商人给打晕,按照肉铺老板的形容,打晕他的人应该就是贝菈的情人杰米。
其实整个谋杀之谜任务当中只有交待出杰米的谋杀动机,也就是两封来自贝菈的信(拒绝交往)和贝菈父亲的信(劝服杰米离开贝菈)。
而杰米在肉铺的谋杀过程基本没有详细说明,也许是当其时杰米在肉铺附近将贝菈父亲和肉铺老板打晕,然后借助肉铺为掩护将贝拉父亲碎尸,接着装在麻袋内弃尸在河边。
真凶:杰米·麦克阿瑟


谋杀之谜14.科学之谜
院子-线索:共6处
注:线索实质有7处。
尸体:(院子靠近墙边)西蒙·马塞尔教授浑身是血,脸和手都有严重的灼伤痕迹。除此之外,他的脸上还有许多玻璃碎片。

有血的圣经:(尸体头部前方)一本属于圣康姆教堂(位于富尔街49号)的圣经。书的前面几页有一个血手印,书里还有一段潦草的手写文字:“马塞尔先生,快悔过吧,在你还活着的时候悔过吧。”

莱昂内尔·维拉的测验:(尸体附近的仲有小果子的花圃中)莱昂内尔的化学测验,近乎满分。

皮耶·西穆尼的测验:(靠近墙边的花圃旁)皮耶的化学测验没通过。不过最下面写了一行字:“我们应该再来谈一次,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不可以失败,快来找我。”

血迹:(地上延伸至课室的一条血迹)一道血迹,因为干掉了所以看起来呈现暗棕色。

学生皮耶·西穆尼:(血迹末端位置)皮耶不太喜欢马塞尔教授,因为马塞尔太严格了,皮耶认为与马塞尔教授公用一个办公室的弗里森教授得知马塞尔教授死了,弗里森会很高兴。

学生莱昂内尔·维拉:(血迹末端)莱昂内尔也同意皮耶的说法—马塞尔教授是一个很严格的人。但是马塞尔内心是很善良的,因为他经常开导学生,而且还抽课余时间给学生补课。

教堂-线索:共2处
卡里甫神父:(带有雕塑的喷泉前)牧师认为马塞尔教授正在教导众人亵渎神明(科学质疑教派),牧师希望马塞尔教授死后能在魔鬼面前下跪。

助祭:(教堂闸门左侧)助祭常常听到马塞尔教授和卡里甫神父在街上吵架。另外助祭有印象就是每晚他途径学院,都发现教书的教授都很晚收工。

学校-线索:共5处
砸破的瓶子:(教坛西面地板上)瓶子因为爆炸而碎裂。

校工:(所有课桌的中央)校工怀疑是马塞尔教授的实验出了差错,才会导致这么乱,校工也认为马塞尔教授是一个好人,马塞尔经常亲自把可是打扫得干干净净。而校工也说起了与马塞尔共用办公室的弗里森教授,校工感觉弗里森跟马塞尔差别太大,甚至两人就是互为对立面。

课程规划:(教坛上)“今天的实验内容:将硫酸混合乙醇来制造乙醚这种化合物,这是一种在进行外科手术时非常实用的麻醉剂。重点:请各位千万不要混合乙醇和硝酸,不然会产生爆炸反应。”

化学用的试管:(教室一角的书柜旁)这张桌子上摆了多种化学药剂,标签写着“乙醇”或“硫酸”,不过有一个最大的瓶子有点怪异,上面的“硫酸”标签是重新贴上的,而且没贴好。

弗里森教授(菲森教授):(教室一层北门前)弗里森教程承认自己与马塞尔教授共用办公室,虽然两人意见不合,但是弗里森表示两人是好朋友。
卧房-线索:共2处
《预兆》期刊:(床铺右侧)这本期刊内有一篇由马塞尔教授发表的论文,他支持安托万·罗伦·拉瓦锡针对燃烧时需要燃素的理论。看来他对同样支持燃素理论的弗里森(菲森)教授提出质疑。

钥匙:(深蓝色棉被的床铺左侧地板上)一支挂了“办公室”标签的钥匙。

办公室-线索:共3处
化学药剂列表:(几幅墙画下方的地砖上)这张手写的清单上面列出的化学药剂,应该是当天课程使用的盐酸、硫酸、电子称、玻璃试管。硫酸应密封。

纸片:(挂衣架下方)一张纸片,上面写了多种字体的“硫酸”。

宣告文字:(办公桌与书柜之间的地板上)这是马塞尔教授写下的宣告文字:“我以前也许是个无视逻辑的年轻人,盲目跟随教会并任其宰割。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也开始接受科学,科学也让我从永恒的无知之中解脱。”

结案陈词
马塞尔教授是在硫酸混合乙醇的实验时发生爆炸,爆炸将马塞尔教授的身体大面积烧伤,当他痛苦爬到院子时就断气了。
这场爆炸并非意外,在教室当中那樽刚更改硫酸标签的瓶子可以得知是有人蓄意将硫酸换成硝酸,从教坛的课程计划中可以了解到,一旦硝酸与乙醇混合就会发生剧烈的爆炸。
而卧室的《预兆》期刊可以了解到马塞尔教授曾在期刊当中抨击过弗里森(菲森)教授,正因为两人有很多地方都有着矛盾,加以两人对科学都有着不同的己见,所以就促成弗里森(菲森)教授实行杀害马塞尔教授的动机。
真凶:弗里森(菲森)教授


谋杀之谜15.杜乐丽的血色幽灵
导读:进行“谋杀之谜15.杜乐丽的血色幽灵”一定要盗窃技能到达Lv.3。
办公室-线索:共14处
邀请函:(包杜恩的办公桌上)“包杜恩阁下,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参加在我们家中举办的私人晚会。地址是普费尔德里西与布姬塔·冯格吕克敬邀”

包杜恩执政官的尸体:(办公桌前)一位中年男人,死因是一枪贯穿脑袋,看起来明显是自杀。他握着一把花俏的红色手枪,枪管还塞在自己的嘴巴里。

情书:(红地毯的北面)“我亲爱的包杜恩,你一定不能想象我在写下这封信时的心情,我的丈夫已经发现了我们之间的联络,他不但十分愤怒,且在盛怒中他威胁要杀了你。噢,我的爱,我知道与其继续我们的关系,我回奥地利会是比较好的决定,但我们相处的时间实在非常、非常甜蜜…布姬塔·冯格吕克”

银行记录薄:(情书左侧的桌子上)包杜恩的银行账户记录显示曾有一系列的巨额提款,而现在账户里空空如也。一位债主向银行要求就不合法的支票进行赔偿。登记资料上包杜恩的个人地址是:库夸里耶街19号。

报纸:(办公室东北角的桌子上)报纸上有一则小广告用笔圈了起来:“我们邀请扑克牌玩家参加专属赌桌的赌局,赌场坐落于巴黎皇家宫殿的转角,让您无安全上的疑虑。仅限德高尚的绅士参加。”

透气阀:(办公室东北角)与杜乐丽宫所有透气阀截然不同,造型奇特的透气阀。

油画:(东面的墙上)一幅相当可怕的画作,上面画着让整个杜乐丽宫陷入惊恐的红色恶鬼。画作上好像沾有干掉的血迹所造成的暗色污点。

私人信件:(办公桌上)”我尊敬的财务执政官,毫无疑问的,这些事件与鬼魅让您处于强大的压力之下。要是我能为你提供任何协助的话,我的地址是佛罗门多街5号。顾问乐高尔敬上“

第三名仆人:(办公室走廊西南角)仆人刚才跟其他人一样,听到枪声就跑过来看发生什么时,他相信是红色幽灵干出此时,因为前几天晚上他看到鬼,他在转角时看见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幽灵穿过包杜恩的办公室门就消失了。

顾问艾尔韦·乐高尔:(办公室走廊西面出口)乐高尔是包杜恩的顾问,据他所知,包杜恩最近几个礼拜都焦躁不安,几小时前甚至还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内。

第二位仆人:(办公室走廊西北角)他也认为红色幽灵的传言是真的,很久以前有个巴伐利亚来的凶手在杜乐丽宫附近被处决,而且直至今天,他的红色鬼魂一直在这个杜乐丽宫出现,他想象那只鬼是从那幅恐怖的画像中出来的。

第一个仆人:(办公室门口)他听到很多可怕的声音,甚至从这道被反锁的门后传来鬼与包杜恩在对话的声音。

小瓶子:(办公室门后)小玻璃瓶装着恶臭的液体。这些液体上的标记指出,这是由当地药剂师的店酿造而成:圣奥诺雷街137号。

墙上的记号:(办公桌的左后方)似乎是用血手写而成的字句:”包杜恩!我知道你藏在心中的邪恶。你的末日即将到来!“

顾问的屋子-线索:共3处
导读:一定要从屋顶进入。
正式信函:(办公桌上)乐高尔阁下,为了确认我们的对话,我发了这份信函给你。基于包杜恩阁下最近竭嘶底里的攻击行为,长官们已经了解是否该将目前由包杜恩阁下所担任的财政执政官一职释出,并择期找人担任此一职位。而他们已经决定由包杜恩的顾问,也就是你,担任他的职位,并领受800法磅的年薪。—治安官·利费夫

家谱:(西南角的桌子上)根据这份家谱来看,乐高尔是约翰尼斯·梅茨格的直系血统。

包杜恩写的信:(北面的办公桌上)敬爱的顾问乐高尔,无论这些鬼魅是真实存在或只是幻觉,都让我感到十分恐惧,我发誓我看过办公室里的东西以自己的意志动了起来!好想有鬼魂在我办公室后面的墙不断骚扰我一样。我觉得我的理智逐渐在消失,很需要你给我坚定的建议,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包杜恩

药剂师的店-线索:共1处
药剂师:(药剂师店铺的红地毯上)药剂师认出这份药是他亲自制作,但这些药草搅拌在一起让人问起来很臭。买它的人是包杜恩,据他所说是要用来提神,而药师曾提醒过包杜恩,这些药用来提神是非常愚蠢的决定,分分钟达不到效果。

赌场-线索:共4处
被害者债主马克·安德烈:(赌场北面)他只说一句话:”我不管你!是他欠我钱!“

决斗手枪组:(赌场东北角的箱子上)一个装着决斗手枪的盒子,里面本来有成对花俏红色手枪,现在只剩下一把。

扑克牌玩家蕯涅阁下:(桌球台南面)他认为包杜恩被骗得一无所有,他现在还欠了债主还几千法磅,他认为是作弊的人就是直接害死包杜恩的元凶。

分类账:(赌场桌子上)这份分类账中写着4个人的名字,以及他们欠下的赌债,这些名字分别是:加百列·包杜恩、蕯德·唐纳蒂德侯爵、阿尔丰斯·法兰斯瓦、圣法尔戈·培列提尔侯爵、弗雷德里西·冯格吕克

被害者的屋子-线索:共6处
导读:需要使用撬锁器解锁房门。
宗教类的东西:(半月桌上)大量的十字架、念珠、祈祷书以及大蒜串。很明显是用来阻隔恶灵的。

历史书和论文:(北面的红色小凳子上)这些历史书与论文似乎全部都与杜乐丽宫的红色恶鬼历史有关。其内容叙述在1561年,一位叫约翰尼斯·梅茨格(巴伐利亚人,在巴黎被称为让·里戈查)的人在临刑前发誓要对皇室进行报复。而红色恶鬼的传说似乎就从那个时间点开始,并一直延续到现代。在许多书中都对杜乐丽宫做了详细调查,希望藉此找到恶鬼的蛛丝马迹,并群述了关于奇异吵杂声、隐秘房间以及奇怪的幽灵等等传言。

玻璃瓶:(屏风右侧)一箱的玻璃瓶,上面有药剂师的店的戳章,并指示出其地址为圣奥诺雷街街137号。

债主写的信:(书柜前的桌子上)我们的策略凑效了!没有任何一个赌会怀疑你,因为他们觉得你把所有钱都输光了!你的秘密银行账户钱多到快要满出来了,从现在起你永远不用为钱烦恼了,朋友!—你的”债主“,马克·安德烈

自杀字条:(两书柜之间的桌子上)亲爱的母亲,如果您看到这张字条,就表示我已经离开人世了。那些永不停息的噪音与种种鬼影缓慢地吞噬我的知觉,放眼望去,我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红色的,即使再梦中亦是如此。亲爱的母亲,我选择了最好的作法,我必须让我的悲惨命运告一段落。

顾问乐高尔写的信:(门后桌子上)先生,我确信恶鬼真的存在,而且十分危险。我完全相信恶鬼会作出没有人能承受的可怕举动。传说中,恶鬼会在您位于杜乐丽宫的办公室中肆虐,我对您的幽灵感到忧心—你最信任的顾问,埃尔韦·乐高尔

冯德吕克的豪宅-线索:共4处
空瓶子(上层):(办公桌的彭边)许多烈酒的空瓶。

报告(上层):(办公桌上)这是一份私家侦探的报告,里面确认了冯格吕克的嫌疑与他妻子的不轨行径有关。

布姬塔·冯格吕克夫人:(一层工具桌旁)她认为自己的丈夫是一个非常嫉妒之人,但是他不会做出谋杀之事。

弗雷德里西·冯格吕克阁下(下层):(他妻子的对面)他声称不会回答下等人的问题。

密室-线索:共5处
乐器:(密室西北角的桌子上)各式各样的鼓、哨子与摇铃。

操纵杆:(密室西面铺着肮脏布的桌子上)一系列的木制操纵杆,很明显用来操纵各种机械装置的。

吹嘴:(肮脏布铺盖的桌子右下方)一个简单的吹嘴,另一端连接通往墙内的管子。

罐子和刷子:(密室北面)一个装着刷子与红色颜料的罐子。

红色服装:(密室的衣柜内)由红色布料做成的衣服。

结案陈词
包杜恩的确是在他的办公室内自杀,非密室杀人事件。
但是他的自杀,是有人处心积虑制造假象而导致包杜恩精神频临崩溃最终让他走上自杀这条不归路,这个人就是包杜恩的顾问—埃尔韦·乐高尔。
在乐高尔家中找到的家谱可以得知他就是那名在杜乐丽宫被斩首的巴伐利亚人的后代,当时乐高尔的这位祖辈就是被包杜恩的皇室祖辈给杀害,当时乐高尔的祖辈发下毒誓,要让皇室的后代遭遇到劫难。
而乐高尔就是为了报家族之仇而策划了这场自杀,他首先借助祖辈的故事加以捏造成红色幽灵的谣传,接着不断地给包杜恩灌输红色幽灵的恐怖之处,日积月累令到包杜恩精神恍惚。
另外还建议包杜恩按照乐高尔的指示去买“提神配方”的药,这些药不单止不提神,更加令到整个人处于幻觉的状态。
乐高尔并且还利用了包杜恩旁边的密室,在那儿使用一切的道具制造成恐怖气氛吓唬包杜恩,最终包杜恩不堪恐惧的重负而饮弹自尽。
真凶:埃尔韦·乐高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看看厦门 |网站地图

GMT+8, 2024-2-24 11:39 , Processed in 0.21723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